当前位置:首页>专题聚焦 > 聚焦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

宁夏平罗县:小种子做成大产业

来源: 宁夏新闻网 日期: 2022-04-28

竖木杆、拉丝网,一大早,双渠村村民徐文杰就赶到田里,开始了忙碌。不种庄稼种木棍,这是在忙啥?徐文杰抬头一笑,“给蜜蜂搭个好营帐,好来给黄瓜授粉。”

而给黄瓜授粉,为的就是能产出好种子。近年来,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平罗县先后建设了以头闸镇、黄渠桥镇、高庄乡等为主要区域的瓜菜繁(制)种,以陶乐镇、渠口乡、头闸镇为主要区域的杂交玉米制种,以姚伏镇、通伏乡为区域的水稻繁(制)种等三大特色制种产业区域。

经过40余年的发展,这里诞生出22家制种企业,有2.2万户农户从事制种产业,连续举办了八届宁夏种业博览会,产值达4.2亿元。

近几年,石嘴山市委统筹调度,县乡村三级党组织整体联动,推动“人钱事权”等要素向基层下沉,因地制宜探索特色产业的发展路子。如今,制种业已经发展为推动石嘴山乡村振兴的特色产业之一。

自发形成 企业推动

走进徐文杰的黄瓜地,农机边铺滴灌水管,边起垄覆盖地膜。徐文杰手握铁锹,一行一行的挨个检查,缺土的地方补一些土,未覆盖好的地方再用脚踩一踩。

在黄瓜地的周围,徐文杰立起了木桩,拐角各一根,间隔3-5米再立一根。“过两天要拉隔离网,这样用蜜蜂授粉效果更好。”徐文杰说,蜜蜂授粉,投入少,效率高,间接增加了收入。2020年,徐文杰试种了2亩黄瓜制种,除去各类成本,每亩地能净收入5000元。

平罗县西靠贺兰山、东抵沙漠,黄河穿境而过,昼夜温差大,“是一块天然的育种繁种基地”。

这里的种子产业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。“要想富,庄稼种成杂货铺。”这是当时一句流传于平罗县种农间的俗语。“惠北的大白菜,高庄乡的蒜,黄渠桥的辣椒,名气大。”平罗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马建平说,因蔬菜品种好,市场认可,老百姓就有“留种来年再种”的习惯。

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,以前私人之间购买种子的人,发展壮大后,变为种子商。“我结婚时,我老公一家人就在从事这个行业。”在平罗县城关镇种子市场,像张永宁这样夫妻档的种子经销商有不少,他们既有自己的种子基地,也有“企业+订单”的种植基地。

企业为农户提供蔬菜种子,农户按照企业的要求种植,然后再收购。“种子需求旺盛,往往是按当时高价售卖的来。”宁夏绿春种业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占平说,若市场价高于协议价,就按市场价收购;若协议价高于市场价,就按协议价收购。

宁夏绿春种业有限公司与农户的“企业+农户”的订单模式只是平罗县种子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。

目前,平罗县现有种子企业22家,其中国家级科技型中小企业3家,注册22个商标,其中“宁兴”“银蔬”“昊粒籽”“乐淘牌”4个商标获“宁夏著名商标”称号。

抱团协作 引来龙头

平罗县的种子企业,多数起于夫妻店、父子店、兄弟店,经营者文化程度不高,行业信息不通畅,一度企业之间的价格竞争频发。

2001年6月,平罗县的种子企业、种子合作社、种子管理单位共同组建成立了平罗县种业协会。“我们不能自己相互拆台,要联合起来,把种子产业做大做强。”平罗县种业协会会长李耀宏坦言,同质化竞争、小打小闹不会给平罗县种业发展带来光明的未来。

在逐步走向规范化、市场化、标准化的过程中,平罗县的种业发展遇到了新的问题:没有平台。

“种子好,展示不出来,就像饱学之士,一肚子文化,讲不出来,让人干着急。”马建平说,为了破解这个难题,平罗县建设了种子小镇。

种子小镇总规划面积4800亩,一期占地1940亩。每到盛夏时节,来自国内外种子企业和客商集聚在种子小镇,共同见证种业盛会。“所有的田地上种相同的种子,客商一来就能看到生长情况,种子效果一目了然。”目前,已成功举办了八届宁夏种业博览会,吸引200多家的国内企业开展南菜北种繁种试验,展示瓜菜新品种4000多个。

平罗的种子走向了全国,有些远销俄罗斯、加拿大及东南亚。“种子小镇这个平台,推动平罗县建立育繁推一体化、产学研相结合的现代种业体系,全面提升平罗种子企业的市场竞争力。”平罗县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副主任刘万军表示。

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这东风,就是龙头企业。

“招商引资,要优中选优,强中选强。”李耀宏说,如果不引进外地龙头企业到平罗来发展,平罗种业发展将会走向“近亲繁殖”,最终很难发展壮大。

近年来,平罗县积极招商引资,引来宁夏泰金种业、上海种业集团、中青种业和昊玉种业等种子企业到平罗投资发展。

2016年,泰金种业落户平罗。“平罗的风土好,政策给力,我们就来了这里。”泰金种业负责人裴卓强说,平罗县的招商政策优于全国其他省区,享受地方的奖、减、补相关资金累计达数千万元。

“把种子牢牢攥在自己手里。种子的安全可靠,无疑是核心竞争力。”裴卓强表示,“代工”不是长久之计,必须要不断创新。

泰金种业与中国农科院、河南农大、宁夏大学农学院等科研单位合作,建设蔬菜育种植物病理技术转化应用、番茄分子育种技术成果转化、宁夏蔬菜分子育种与繁育院士工作站等,培育瓜菜新品种70余个。

百尺竿头 更进一步

“种业发展前途光明,但任重道远。现在存在的问题是市场参与度较低。”李耀宏建议,应积极发挥市场的作用,政府助推,前一届种业博览会结束后应立即开展博览会宣传,争取补助资金、征集地展品种、预约参会嘉宾等,提高市场化运作。

人才也是平罗种业发展的短板。目前,部分企业存在引进科技人才的意识不强、品种研发能力弱的现象。品种开发滞后,育、繁、推环节中“育”的能力较弱,使得自主产权品种少,种子繁育结构单一。

“对于种植户的种植技能的培训,主要通过科技培训与冬季培训。”李耀宏说,在“企业+农户”的订单模式下,文化程度较低的农户,不仅需要培训,还需要现场指导。

“但是对于一个产业来说,培训不足以解决人才短缺的问题。”马建平表示,一方面要继续加强现有的培训,培养更多能手、土专家。另一方面要通过龙头企业招才引智,强化指导,在“企业+农户”的模式下,让更多的农民走向科技种植。

不仅内部存在短板,而且来自外部的竞争也很激烈。随着甘肃张掖、酒泉,辽宁新民,新疆昌吉,河北青县等一大批种子生产基地的形成,在制种环境、劳动力价格、种子单产等方面,对平罗县的制种产业发展产生冲击。

如何破解这一难题?刘万军建议,在招商引资的同时,鼓励种子企业建设高标准制种示范园区,开展新品种的引进示范展示、品种研发、标准化栽培技术、蔬菜杂交制种技术,提高种子技术创新能力,推动种子生产规模化、标准化、机械化,实现制种基地提质增效。

与此同时,产业的发展,离不开政府的扶持,也离不开高位推动。

“种子产业是平罗的支柱产业,也是石嘴山的特色产业,需要县、市、甚至更大框架上的合理谋划,整体支持。”刘万军建议,要及时调整种业发展支持政策,使更多资金向科技创新、品种选育、人才培养、基地建设等方面倾斜。

扶上马,还需送一程。“种子产业含义广泛,希望平罗的种业与永宁的小麦、青铜峡的玉米、西吉的马铃薯和固原的小杂粮一起,集合发展成宁夏大的特色种业,与其他重点产业齐头并进,为老百姓增收致富创造更好的条件。”宁夏平罗县种子协会会长李耀宏说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